让孩子成为专业小提琴家需要的

        1. 与其说要求孩子能吃苦,不如说要求家长能吃苦。

        从我四岁生日那天起,妈妈每星期都要骑自行车驮着我从家到中央音乐学院上提琴课,往返要骑三个小时,这样一晃就是十几年,直到我能自己骑车去老师家(但是依然需要妈妈旁听陪读然后回家监督)。

        初学小提琴的那十几年都是枯燥的。锯木头般的噪音,恐怕没有几个小孩子会愿意忍受。通常小孩子都没有常性,那么练琴就必须依靠家长的严格监督,或者说是强 迫了。我学琴学了二十几年,我妈妈打我打了二十几年。。。曾经,很恨我妈妈,曾经,砸琴折弓,而现在回首看来,妈妈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必要的。顶着孩子的强 烈“仇视”,十几年二十年如一日,风里来雨里去地陪孩子上琴课,强迫孩子练琴,这一切都是孩子成为专业小提琴手的必要条件,毕竟,象杨天娲那样的肯自觉一 天练八到十小时琴的乖孩子少之又少。

        所以,与其说孩子能吃苦,不如说是在考验家长的勤奋和执着,诸位用心良苦的家长们辛苦了。

        2. 良好的经济能力支持。

        如果立志走专业小提琴这条路,那么最好一开始就有最好的老师的指点,不要怀疑,这绝对是捷径!庸师误人!我启蒙学琴的一年是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某弦乐系教授 指导的,尽管也算很专业的老师了,但还是教了我许多许多的错误的概念,而启蒙阶段所学到的一些错误习惯,通常最难以矫正过来,以至于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 还是受制于一些基本功上的问题。一般来说,每个提琴老师索要的学费多少和其所顶头衔儿和其教学能力都是成正比的(江湖骗子除外,不过干这行的,脑袋上顶个 中央院教授头衔又没啥能耐的,还是比较难找的)。十几年前我跟王治隆(已故)老师学的时候,学费是120 RMB一堂课(45分钟),后来考进美国一所不错的音乐学院和某帕格尼尼比赛拿大奖的老师学,每堂45分钟课是120美金。。。那个老师无论是自身的演奏 能力,还是教学能力,或是曲目积累的渊博程度,都远远高于大部分的中央院教授。而为了支付我在美国上学那段时候的巨额生活费(学费部分有全奖覆盖了),我 妈妈放弃了她副教授头衔以及从事三十多年的科研工作,借一个科学研讨会来美讲学的机会,留在我身边照顾我,并以做家庭保姆的下贱工作来维持我的生活开支。 看着两鬓斑白已近六十岁的母亲为了我的生活费被人吆喝着指使来指使去,看着东家家里的公子哥鄙夷的眼神望着我母亲,心里那份难过真是没法说了。而那时的 我,什么都做不了——F1签证禁止打工,那时我们学校的一个四川音乐学院考来的拉小提琴的小女孩,因为非法打工被政府发现,被迫退学遣送回国了。。。惨淡 的一段时光,不想再去回忆了。

        3. 孩子良好的音乐天赋。

        其实,手指长短粗细并不是特别重要,只能说,手指细长的孩子,比较适合拉小提琴,然后提琴界不乏手指粗短的杰出小提琴家,比如Mischa Elman。然而,我觉得有一点非常必要的专业天赋是,孩子必须要有敏锐的听觉和绝对音感(perfect pitch)。通俗一些说,绝对音感就是指在街上有汽车按笛,你能第一时间反映出来那是什么音或和弦,或者某人一屁股坐钢琴上,能大致辨别出他屁股的音域 (坐到了哪些音),当然,是以一般体型人类而言的,一屁股数十键的常人无法辨别。总而言之,就是在没有任何参照物(不事先给中音A)的情况下能准确分辨出 一个或多个音的确切音高。我不敢十分肯定的说,绝对音感是一个先天天赋(相当多的人都是天生的),但至少是受先天制约的,而且在没有达到绝对音感之前,必 须尽量早的给孩子加上试唱练耳(ear training)方面的课程(最好同时加上基础乐理课相辅相成)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越早训练孩子的耳朵,越事半功倍。而像一些拉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 在没有钢琴伴奏的情况下,还整段跑调的选手,是注定没法走上专业道路的。因为经过这么久的音乐训练,听觉依然迟钝,基本属于回天乏术了。如果您的孩子在经 过一两年的专门听力训练后依然不能达到绝对音感,建议您的孩子放弃小提琴专业道路。

        4. 整个家庭的支持。

        如果您立志将孩子培养成出色小提琴家,以法西斯式管理约束孩子练琴,而您的丈夫心疼孩子,不忍心看自己孩子在其他同龄小朋友都出去玩或者玩游戏机的时候蹲在家里哭着制造噪音,那么。。。

()

有话好好说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